農民備耕,購農資熱情緣何不高?

2018-09-08  來自: 黑龍江邦農肥業有限公司 瀏覽次數:397

每年的正月十五至正月末的半個月都是農民備春耕、購農資熱情最高的時侯。讓人出乎意料的是,本應熱鬧非凡的農資店內購買農資的人卻寥寥無幾。 

  在海城市海禾種子銷售公司里,來自海城市析木鎮的農民王先生告訴記者,去年8月他們那里連續40多天沒下雨,家里除了靠近河套的玉米地保住了收成,其它的山坡地至少減產50%,可能是由于去年干旱,種子也歉收了。今年的種子特別貴,每公斤價格普遍高4~6元,有的種子每公斤比以前貴10多元。價格貴是一方面原因,最主要的還是想選抗旱、抗倒伏的好品種,現在還在選擇調查階段。 

  王先生說,現在賣農資的連鎖店、大公司、小門市到處都是,不愁買不到種子,怕的是買不到好的,選種子可是保證一年收成的關鍵。在經受了去年的大旱之后,像他這樣“挑剔”的農民不占少數。在農村,還有一些農民和一些農資店早已建立的老關系,老主顧一是東西準,二是都提供送貨上門的服務,缺啥打個電話就能預訂。 

  采訪中記者發現,農民最近購買化肥的熱情也不高。從事農資經銷的吳先生說,化肥走量低主要原因是因為氮肥(尿素)的價格大幅度波動,年前,進價2000元/噸的尿素,現在降到1700元/噸,他家年前購進的尿素即使低價銷售,也沒人買。氮肥、鉀肥、混合肥中,雖然只有尿素掉價了,但老百姓看見這種情況,其它肥也不怎么買了,紛紛持幣觀望,就如炒股票一樣,都在等待著低點。 

  3月13日,來到了海城市鐵西開發區董家村,村民張女士和她的鄰居們都沒有著急買農資。她說,農民買農資,都是拿著去年的收成當本錢,不少農民去年的玉米沒賣出去,所以買農資也沒著急買。“為什么不早點把玉米賣掉呢?”對于記者的提問,她說,去年以來,玉米價格雖然忽高忽低,但都是小幅度波動,而且總體看來一直上漲,現在已經漲到1.6~1.7元/公斤,村里不少人都在等玉米漲到1.8元/公斤再賣。 

  對于春耕備耕,農業相關部門建議,根據目前化肥市場現狀,農民朋友需要理性分析,抓緊時機購買所需化肥,切勿耽誤農時。在選購農資化肥時,一定要通過正規渠道,不要貪圖便宜上當受騙。選取經銷商推薦的高產新品種種子時,也要注意種子是否是正規渠道,是否經過試驗階段,是否取得了銷售許可,尤其是要選擇適合本地區生長的品種。同時,現代農民種田要提高種田的科技含量,調整種植結構,采用測土配方等科技手段,合理使用化肥。 

  回款難銷量降,賣農資好憂心 

  這兩天,英德市九龍鎮農資店老板廖先生著急上火,看著一堆堆的凍傷果,他擔心這一季20多萬元的賒賬回收困難。2008年初,柑桔百年難遇冰雪災害,不少果農血本無歸;2008年底至2009年初,沙糖桔收購價一度跌至0.5元/斤;2009年底至2010年初,沙糖桔價格基本維持在1元/斤以上,但幾輪寒潮導致嚴重落果、爛果。沙糖桔產業連續三年難振雄風,果農積極性倍受打擊,直接降低化肥、農藥、葉面肥等成本的投入,柑桔主產區類似廖先生這樣擔心的,絕非個案。 

  “一個客戶10多萬斤的沙糖桔凍壞,全部倒掉,賒下的兩三萬欠款一時半會肯定沒辦法還了。”2月3日,廖先生說,每年90%的產品賣給柑桔種戶,農資店之間競爭激烈,大家玩得就是一種數字游戲,別人賒你不賒,不可能有銷量。而這又是一個連鎖反應,零售店向經銷商賒,經銷商欠廠家,隨著沙糖桔市場持續退熱,農資賒銷這顆“毒瘤”的毒性隨時可能發作。 

  四會市東城供銷社化肥農藥購銷部負責人葉先生表示,目前的情況下90%欠款可回收,但賒賬的風險是越來越大了。同時肥料、農藥的銷量明顯下降,2009年該店的銷售額比2008年下降了近20%,其中有機肥的銷量下降最大,正常年份能銷3000噸,2009年僅600多噸。 

  惠州中聯公司龍門麻榨鎮加盟店溫老板告訴記者,今年的大寒肥銷量比去年好一點,但果農都選擇購買一般有機肥(30~40元/100斤),而拒絕生物有機肥(80~90元/100斤);2009種季,殺螨劑、葉面肥的銷量比上一種季下降了30%。 

  果農降低對肥料、農藥的投入,也是這一種季沙糖桔質量普遍下降原因之一。葉先生表示,病蟲害防治、營養供應必不可少,比如蚜蟲,它不僅吃嫩梢,而且在果樹間、果園間傳染病害。為此,他建議,一個地區多個果園可以統防統治,減少相互感染機會,從而減少重復噴藥;果農防治病蟲害要擅于觀察,不少常規藥的效果是不錯的,成本也較低;有機肥、雞糞一定要用,使用高含量的復合肥時,要開溝施肥,提高利用率。如果地面撒施,將有60%的養分被蒸發或流失。 

  賒欠,村級農資商的壓力最大 

  賒欠,已成為影響當前農資市場健康發展的一大障礙。目前,農資市場的這種層層賒欠主要表現為:從使用農資的農民,到經銷農資的經銷商,再到生產農資的廠家,都被攜裹在里面,讓人難以自拔——農民賒欠村級經銷商的,村級經銷商賒欠鎮級的,鎮級的經銷商賒欠縣級的,縣級的經銷商賒欠廠家的。你賒我的,我賒你的,你賒他的,形成了一個長長的鏈條。而在這根鏈條上,承受壓力最大的就是村級農資商了。 

  村級農資商要清欠必須要等到農歷年底,因為在我國農村的很多地方,農民還賬都有這樣一個傳統,所謂的“月齊年齊”。也就是說無論你欠人家多少帳,只要能在年底算齊就無可厚非。有些收賬的人甚至在過大年的那一天還要上門討要,只要欠賬人家門上還沒有貼上新春對聯就行。這就是為什么有些欠賬的人家,為躲避還賬,大年三十那天便會早早的把對聯貼在門上的原因了。這些習俗都為村級農資商平時要賬帶來了困難,設置了障礙——平時如果上門要賬,人家反對,等到年底幾天時間又跑不過來。有些要不上來的欠賬就只得作罷,等到來年再說。 

  這里面村級農資商的欠賬點多面廣,有時要遍及整個村莊的多家農戶,所以收起來往往非常困難,很多都成了呆賬、舊賬。因為村級農資商的欠賬往往與當地的經濟狀況息息相關,如果農副產品一旦不值錢,或農民外出打工工錢沒有發到手,或某個家庭突然發生變故等等,這一系列的因素,都會影響到農資商欠賬的回收。 

  再就是上游農資商的清欠往往不會等到年底,而是每一次用肥過后,都會進行一次收帳。盡管村級農資商手里沒有現錢,也得想方設法湊足貨款和上游農資商結算。如果不講信用,就會影響到今后的發展,除非今后你不在賒欠,全部實行現款交易。相反,上游農資商就要輕松的多了,因為他們一般不會和農戶發生賒欠關系(就是有些農戶前來購貨也全都是現錢交易)。因此,只要下游農資商的貨款到位,他們的日子就會好過。 

  現在還有一個現象就是:很多地方的農民都參加到團購的行列,他們所購農資全部是現款交易。相反那些手頭比較緊張,沒有現錢的農戶,才會到本村的農資店賒欠。正如一位村級農資商所說:“現在有錢的跑到外邊買,只有沒錢的在家找老孫。”正是這種銷售格局,一開始就把村級農資商逼上了死胡同——資金的短缺,讓他們喘不過氣來。越是買賣不景氣,面對賒欠不僅不敢拒絕,還得笑臉相迎——這種心態簡直能把人逼瘋。如果你一旦態度不好,那就離關門不遠了。 

  總之,村級農資商面對上下兩頭的壓力:上邊農資商急著追貨款,下邊自己賒給農民的貨錢收不上來。像今年本身利潤很薄,有些甚至是保本銷售。如其把貨賒出去,真還不如把錢放在銀行里合算,自己不僅出了力氣,還要白白搭上銀行利息。這買賣做的,真是憋屈。

公司地址:哈爾濱市道里區建國北六道街15號
聯系人:李經理 聯系電話:0451-84863693 服務熱線:400-088-1053 傳真:0451-84863693
網站:www.xbxxi.tw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CopyRight ? 版權所有: 黑龍江邦農肥業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:翰諾科技網站定制 網站地圖 XML


掃一掃訪問移動端
安徽麻将app 916260282196949399723025859806161603267396213822948361865827135166716928992412769574586115722432280 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